嘿嘿连载app豆奶

() 一十三处洞天小界,入口锁钥尽在樊拔山之手,顾汶纵有神通,亦无法轻易寻出,他忖度片刻,决意行“打草惊蛇”之策,大开杀戒,随意挑了一处血气汇聚之地,星驰电掣般急掠而去。

百岁谷中暗伏沼泽瘴气,非是熟知地貌的老马,保不定就一脚踏进天险中,不得脱身,顾汶仗着神通了得,周身血气缠绕,瘴气不得侵,足尖轻一触地,不论泥沼山石,只须借得分毫微力,便一掠十余丈,直如御风而行。

山重水复,一无阻拦,行了无多时,转过数个山坳,眼前豁然开朗,只见群山插天如柱,白练也似的瀑布隆隆注入深潭中,水雾迷蒙,湿漉漉的岩石团簇在一起,粗细高矮,错落有致,形同无数半开的花骨朵,将方圆数里挤得满满当当。好一处所在,分明血气聚集,却无有半个魔人在,顾汶不觉皱起眉头,暗自警惕,以他的眼力尚且被蒙蔽,白白扑了个空,难不成是个请君入瓮的陷阱?

他立于石块之上,举头四下里眺望,忽然心头一跳,却见一人坐于山巅瀑布之旁,孑然一身,以手支颐,泥塑木雕般静默不动,阳光落在他身上半明半暗,血气播撒,碎作星星点点,无异于千百魔物。顾汶眯起眼睛,觉得对方有些眼熟,略一沉吟,心中不由打了个咯噔,那厮分明是西方之主樊隗麾下的悍将左彪,性情甚是古怪,喜怒无常,独来独往,他与樊拔山并无交情可言,此番当是领了樊隗之命,前来相助。

这些年来樊隗屡战屡败,作困兽斗,麾下兵将死的死,散的散,可堪倚重的羽翼愈来愈少,左彪现身不是个好兆头,这意味着樊隗决意死守百岁谷,是啃骨头崩了牙,还是吃到肉满口油,其中的差别判若云泥,一念及此,不禁萌生了退意。

正当他犹豫之际,左彪身形一动,慢吞吞站将起来,骨节“嘎吱”轻响,如生锈的铁门枢,顾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却见魏蒸张开一双漆黑的翅膀,无声无息掠过半空,忽将双翅一收,猛地坠向崖头,显然已经留意到左彪。

顾汶顺势改了主意,他与魏蒸联手,当可击杀左彪,斩断樊隗一条臂膀,樊拔山失去强援,跳腾不了多时。

魏蒸双足落地,顾汶冉冉升起,成掎角之势,将左彪遥遥锁定。二人不约而同发觉对方有些不对劲,那左彪半瘫着脸,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,嘴角淌下亮晶晶的唾涎,双臂耷拉在体侧,摇来晃去,喉间发出低沉的嘶吼,却似被什么东西迷了心窍,判若两人。

顾汶神情一动,似乎记起了什么,还没来得及提醒一句,左彪浑身一抖,裸露在外的肌肤泛出无数血丝,整个人忽地飞起,四肢软绵绵仿似触手,张牙舞爪扑向魏蒸。魏蒸闷哼一声,鼓荡血气,双拳齐齐轰出,拳力有如实质,凝结成柱,瞬息扫过长空。

左彪有如神助,未等拳力及体,身躯骤然拉长,柔若无骨,扭成一个弯曲古怪的形状,堪堪让过分毫,“啪嗒”一声落在魏蒸肩头,四肢将他紧紧缠住,张开大口,狠狠咬向他喉咙。魏蒸身经百战,破敌无数,却从未见此等手段,双臂腰腿俱被紧紧抱住,力量大得异乎寻常,仓猝之间争之不脱,眼看对方张口咬来,喉咙深处闪动一团血光,将吐而未吐,隐隐缩着一条诡异的舌头。

仓促一瞥,魏蒸心中发毛,猛地扭转头颈,以头作锤,重重砸在左彪脸上,这一击突如其来,近在咫尺,左彪如何避让得开,“砰”一声响,铜头撞铁头,二人耳畔嗡嗡作响,然而令魏蒸始料未及的是,左彪的脑袋被撞得向后仰去,毒蛇般的舌头窜将出来,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长舌当如毒蛇一般张开口,露出尖利的牙齿,将他前额洞穿,搅散脑浆,从后脑窜出,嘶嘶尖叫。

顾汶窥得真切,头内藏头,口中有口,居然还会嘶叫,饶是他见多识广,见怪不怪,此刻也不禁吓了一大跳。魏蒸遭此重创,身躯化作漫天火星,席卷一空,一块鹅卵大小的血晶跳将出来,有棱有角,翻来滚去,喷吐磅礴血气,再铸一尊铁佛,红黑糅杂,肌肉鼓胀,作金刚怒目之状,起拳相击。

记忆中的花儿美女唯美写真

拳锋撕破虚空,惨白的裂痕一闪而逝,顾汶见魏蒸动了真怒,倒也没有贸然插手,那左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与之前绝不相类,恐怕不止露出端倪的这些手段,魏蒸既然变身为金刚不坏铁佛身,不损不毁,不死不灭,且让他再试探一番。

左彪脑筋有些不大灵光,故计重施,挥动四肢如大鸟般扑去,这一回魏蒸有了防备,直待他扑入身前三尺之地,才合身撞上前,一气击出百十拳,拳影重重,铺天盖地,任凭对方如何扭来扭去,终须吃个结结实实。

拳头雨点般落在对方身上,扑扑扑扑扑扑扑,密如羯鼓,左彪被打得前仰后合,如同断了线的木偶,毫无还手之力。魏蒸拳力越来越重,打得兴起,陡然间发一声喊,声震四野,一拳将左彪击飞。

顾汶脸上肌肉一跳,觉得魏蒸也有些脑筋不灵光,打就打了,还大声吆喝,生怕樊拔山不知道么?转念一想,若樊拔山被引出来,反倒是好事,就怕他当缩头乌龟,藏身于洞天小界内,找都没处找。

左彪吃了百十拳,皮肉毫无破损,筋骨脏腑尽皆成泥,按说绝无生还之理,然则不知何故,体内血气不散,血丝弥漫,活死人,医白骨,顷刻间回复如初,依然是一副半死不活面瘫的模样,大鸟般漂浮在空中,大小眼盯着魏蒸不放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。

魏蒸隐隐觉得不对劲,左彪如此难缠,显然不是原先的手段,脱胎换骨,整个换了个人,必定是借助外力,他顿时记起西方之主樊隗麾下千手千臂吴千臂,铁钎锁血气,恍然大悟,沉声道:“那厮业已被血舍利左右,迷了心窍,舍利不碎,肉身不破。”

顾汶却听而不闻,一双眼望向山林深处,脸上露出犹疑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