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蝴蝶app苹果下载安装

余晖一早护送了林立进了休息室,他又安排了两个安保站在休息室门十步之外,让他们拦住所有想进来的人。

进入休息室之后,余晖并未离开,而是搬个凳子坐了下来。

余晖看着林立嘿嘿笑了几下。

“余导有事?”

“哈哈,也没啥,反正还早,咱随便聊聊。”

林立一看他那笑容就知道他有事,但他说闲聊,那就当闲聊吧。

余晖上下打量了林立一会,说:“你这造型,是真认不出你来。”

林立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反正就算认不出来,今天也是要揭面的。”

余晖找到了切入口,说:“说到这个揭面啊,我还有点头疼。”

“哦?怎么了?”林立听出来,余晖要说正事了。

“你觉得你今天被猜评团们猜出来的概率有多大?”余晖问。

“应该不是很大。”

幻化精灵——清新淡雅

余晖略放心,说:“你应该也知道,你的身份秘密就是我们节目的底牌,我们节目又是录播,你今天揭面,无论如何现场也会有一些工作人员,猜评团的人也会在,加上节目后期制作的工作人员,粗略算下来,我们再怎么保密,今天之后,知道你真实身份秘密的人不会少于20人,但我们节目周六晚才播出,我怕以你现在这讨论热度,经不住有心人挖掘,恐怖到不了明天你真实身份就会暴露出去了,在网上疯传了,这很影响我们收视率的。”

林立知道余晖肯定有想法才会这么说的,于是问:“那余导的意思是?”

余晖没有回答,反而问:“你今年春晚会去哪家电视台。”

“哦,都拒绝了,在家陪爸妈。”

今年春晚邀请林立的电视台不少,也包括荔枝台,不过林立都拒绝了。

余晖听到这个结果很是高兴,说:“那太好了。”

“太好了?”

林立有些不懂,自己没上春晚节目,出于客气,他应该说真可惜之类的话,怎么说太好了。

余晖说的太好了,是林立没有定春晚演出,那邀请他就方便了很多,也不用赔付违约金了。

不过,余晖也马上意识到说太好有些不合适,笑了笑,说:“不好意思,我的意思是,那不如到我们荔枝台来参加春晚,我现在也是我们台春晚负责人。”

林立看了看余晖,笑道:“您这样子好像不仅是邀请我参加你们台春晚那么简单吧。”

余晖没想到林立倒是这么会看人心思,笑道:“确实……我们台里的意思是,既然我们《蒙面歌手》总决赛你揭面的话暴露风险太高,那不如把揭面环节放在春晚来,我们春晚是直播,就不怕提前暴露了,你知道的,你真实身份成谜,现在在网上很热,不是直播揭面的话,很容易走漏风声。”

余晖说完期待地看向林立,忽然想到什么,马上道:“你放心,我早就跟台里打了招呼,你出场费可以给到120万!”

林立目前出场费才80万,不过黑白无常的出场费倒是可以要到120万了,而且看起来林立再要求加一点都没问题,这让林立不由地有些想笑。

林立也觉得余晖说的倒也还是有些道理,今天录播的时候揭面,十有八九会提前暴露。

对于一般人来说,提前暴露就暴露了,那也是节目组的事情,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了。

但对于林立来说,这很可能会影响到节目收视率,也就很可能会影响到自己获取到的声望,而且今天不揭面,还能去荔枝台春晚玩一次,这不又要收到一大波声望了嘛。

难怪自己之前会有一些预感,自己另外准备了一首歌的伴奏,现在看来正好可以用上。

余晖见林立一时没答应,马上道:“你揭面节目是安排压轴的。”

荔枝台虽然比不上芒果台和央视,但在其他地方台里,也还算有些牌面,属于二线顶级的电视台,能在荔枝台春晚压轴,可是很多明星争破脑袋的。

林立想了想,这件事对节目组来说,临时改变赛制或许会被骂,但对自己来说,却是一点坏处都没有。

又有钱,又有声望,无非就是多跑一趟。

而且今晚猜评团能猜出自己的可能几乎为0。

“可以,我答应!”

林立思考了一会,答应道。

余晖听见林立答应,高兴万分,说:“好,我这就跟台里说,让他们准备。”

“不急,等今天录制完,猜评团没猜中再说吧,要是他们真猜中,我肯定会揭面的。”林立说。

虽然林立觉得猜评团他们无法猜中自己,但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
余晖听林立这么说,也就暂时按捺下了。

这是没办法透露林立的真实身份,不然的话,这一期余晖肯定要让猜评团的人千万别猜林立了。

可现在不能这么说,这么一说就等于告诉他们黑白无常就是林立了。

所以只能希望猜评团他们猜不出了。

“行,听你的。”

“对了,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今天的伴奏带换一个,今天准备的这首歌就留春晚再唱了。”

“好的,你等会给我新伴奏,我跟下面的人说下就好。”

两人说完这事,闲聊了起来,没一会又聊到节目了。

“哎,我也是走了狗屎运,这一季有你出现,这会节目收视节节高升,但这也给我下一季带来了好多压力,就怕没你在了,我们收视率一蹶不振啊。”余晖犯愁道。

如果不是林立的出现,《蒙面歌手》是不会有第二季的,但现在《蒙面歌手》节目有这样的收视率,第二季肯定会启动,到时候赞助商也不会少,

与之对应的,就是身为总导演余晖的压力会倍增,他对下一季收视率开始担忧了起来,说起来还是信心不足。

林立说:“其实您也看得出来,你们这个节目上限很高,但是比较依赖嘉宾。”

余晖苦笑道:“可不是嘛,像你这样的嘉宾,怕是再也遇不到了。”

“嘉宾的能力问题确实不是您可以掌控的,但我觉得要是态度诚恳,不玩花样不糊弄观众,你们节目也不会太难看。”林立直言不讳道。

余晖听到林立这么说,笑道:“你可真敢说,也不怕我生气。”

林立也笑道:“您要想听,我就再说说,您不想听,那就算了。”

余晖忙道:“说,你说,我爱听你说话。”

“行,我就是以一个观众来说说想法哈,我觉得你们如果有下一季节目,一定不能再糊弄观众了,最好是……你们把猜猜评的权利放给观众,由现场观众来猜嘉宾身份,你们就保证数据真实就行,不要托。”

余晖无奈地笑道:“嘉宾出现的第一期可能大家猜不中,但第二期录制的时候,第一期已经播出了,嘉宾身份基本都会暴露出来,如果这样的话,数据真实的情况下,太容易把嘉宾淘汰了,要请好多嘉宾……这样一来,嘉宾很难过第二期,连过三期进总决赛的就更别提了,总决赛不就没人了嘛。”

“这也简单啊,你们让嘉宾两两上台,让现场观众选一个来猜,这样就有一半嘉宾能多留一轮了,你们也就不需要请那么多嘉宾。”

余晖听了林立的话,喜出望外,说:“哎呀,林立,你这脑瓜子太好使了,你要不当明星,当个节目策划人,也绝对能策划出好些爆款节目呢!”

林立倒是没想那么多,就是余晖抛出一个问题,他提出方案解决这个问题而已,至于余晖说自己有策划节目的天赋,林立不清楚,但脑子灵活是肯定的,自己以前脑子的鬼点子就多,现在有系统智力加成,自然就更灵活了。

两人又聊了一会,余晖才出去。

临走前,余晖还着重嘱咐了门外的两个安保人员,不要任何人接近林立的休息室。

余晖走后,林立见时间还早,就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小睡了一会。

一觉睡到中午,余晖在电视台食堂里打了好多饭菜亲自给林立送了进来。

余晖,荔枝台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导演,如今在台里可是威风八面,可他端饭送饭的样子,像极了林立的忠仆。

和林立一起吃了午饭,便开始有嘉宾陆续到来了。

这一次总决赛,又有四个老人加入进来,他们似乎也很好奇白无常是谁,陆陆续续还是有人来串门,不过都被两个安保挡回去了。

众人看着林立休息室紧闭的房门,好奇心更甚。

荔枝台里的工作人员,看着一队又一队人围着《蒙面歌手》节目组的嘉宾进场,然后都伸直了脑袋,看向大门口,期待着这几周每周都会出现的盛景。

然而马上就要开始录制了,也没见那八个洋人抬着花轿进来。

“怎么回事,今天白无常没来?”

“没看到,不过肯定要来的,《蒙面歌手》要是没她,总决赛都没人看了。”

“是啊,我都为了白无常追了好几期了,确实好看,歌也好听。”

“等会录制最后偷偷去瞄两眼,真想知道白无常是谁。”

“算了吧,最后揭面肯定清场了,他们自己节目组的人也就留几个而已,我们这种肯定进不去,不过倒是可以找他们节目组的人打听打听,应该可以打听出来。”

“我跟他们节目组后期主管老刘关系不错,晚上请他吃顿饭,套一套话。”

“到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啊!”

“还有我!”

…………

节目录制还没开始,荔枝台其他节目组的眼光就盯过来了。

他们窃窃私语,甚至都开始在想办法混入现场或者是节目结束后怎么套话了。

荔枝台内部和外部都有人打着《蒙面歌手》的主意,蠢蠢欲动。

很快,《蒙面歌手》录制现场就开始有观众入场了,这次的现场观众票数都是给的赞助商,但来的人大多都不是赞助商的人,他们一个个满怀期待地坐下,看向舞台,等待着今天白无常的现身。

猜评团七人没多久也纷纷入场了,现场有不少掌声。

自从白无常出现之后,猜评团们的表现也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,表现更自然了,说话也更风趣了,所以不少人也挺喜欢他们。

最直接的证明便是自从白无常出现后,猜评团七人平均每人也都涨了一百万的粉丝了,孙蕴涵最多,涨了160多万,平均一期也有50多万了。

现场导演宣讲了一下纪律后,现场安静下来,然后开始了倒计时……

“十……”

“九……”

……

“三……”

“二……”

“一!!”

熟悉的背景音乐响起,主持人李浩登上了舞台。

场爆发热烈的掌声。

“各位现场以及电视机前的电视观众们,大家好,欢迎收看叶子面膜赞助播出的《蒙面歌手》,今天,是我们节目的最后一期,所有未揭面的嘉宾今天都会登场,大家准备好了吗?”

现场观众喊道:“准备好了。”

李浩这开场白说的是未揭面的嘉宾都会登场,而没有说未揭面的嘉宾今天都会揭面,这是因为他已经知道,白无常今晚不揭面了。

不过这措辞现场观众自然不会听出什么来,他们都很兴奋。

“首先,我们感谢大米手机、慧原果汁、唱起来APP……”

李浩感谢了好一番联合赞助商,今天的在赞助商更多,现场到处都是赞助商的牌子,李浩念了好久才算结束。

“经过11期的节目,我们剩下7位嘉宾还未揭面,他们分别是:凶猛的铁娘子、大内密探、我比白无常还无常,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、吃我一发小拳拳、晴空一片、我的黄金屋和颜如玉都不见了,这七位嘉宾,你们最想看哪位揭面呢?”

台下几乎清一色地喊:“白无常。”

就连猜评团的七人也说:“白无常小姐姐。”

李浩笑道:“是我比白无常还无常,是吗?”

台上还有一个我比白无常还无常,可谁都知道,大家喊的白无常其实是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。

李浩有心给他挽下尊,结果现场观众不给面子,喊道:“不是!”

观众们这么大声,就好像我比白无常还无常像是个盗版似的。

李浩笑道:“大家给其他嘉宾一点面子,这部分重来一遍,其他嘉宾的名字也喊一下哈,大家配合一下,好,来,三二一!”

李浩继续起头:“他们分别是:凶猛的铁娘子、大内密探、我比白无常还无常,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、吃我一发小拳拳、晴空一片、我的黄金屋和颜如玉不见了,这七位嘉宾,你们最想看哪位揭面呢?”

猜评团的几个人倒是配合,一人喊了一个名字。

台下的喊声也变了,但依旧很齐:“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!!”

李浩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