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扇贝茄子草莓芭乐丝瓜

“聿城哥,那我也先回去了,感谢今天的招待。”

唐蓉也没有多逗留,她该说的话已经说了,就算裴聿城方才的态度无懈可击,但她就不相信这个叫林烟的女人会丝毫不在意。

像裴聿城这样的男人,最厌恶的怕就是那些吃醋爱闹腾的女人。

裴泽和唐蓉走后,裴宇堂第一个开溜,“哥,嫂子,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,我也闪了哈!”

说完拿起桌上一个鸡腿便逃之夭夭。

裴南絮和星沉方才已经见识了林烟那“暴风雨前的宁静”,自然也不敢多逗留,道了个别之后立即也都走了。

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屋内便只剩下了林烟和裴聿城两人。

裴聿城揉了揉女孩的发顶,“菜不合口味吗?方才你都没怎么动筷子,我去给你做?”

林烟这会儿还在生闷气,没能第一时间回复。

结果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裴聿城已经系上围裙,去厨房做菜了。

林烟一看裴聿城居然进了厨房,顿时更气了,差点一口血吐出来……

有这么虐自己女朋友的吗?

我们梦中的韩小冷

裴聿城很快做好了三菜一汤端了上来,两人坐在了餐桌旁。

从刚才起,林烟便一直沉默着没说话,此刻,深吸一口气,压抑的那股无名之火终于飚了出来,盯着裴聿城,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四个字,“青梅竹马……?”

果然还是躲不过……

裴聿城帮林烟盛烫的手顿了顿,只得轻咳一声解释,“只是从小认识而已。”

林烟哼了一声:“两小无猜?”

裴聿城略停顿了一秒,目光温柔地朝着女孩看去:“没有青梅竹马,也没有两小无猜,只有你。”

其实林烟心里非常清楚,就算裴聿城有个什么青梅竹马和两小无猜,那么她也无权过问,毕竟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可是,那个关系亲密的红颜知己呢!!!

“确定只是认识,而不是关系亲密?”

不管到底有没有权利过问,林烟也不绕弯子了,直接问了出来:“若不是关系亲密,她能不仅知道你的私人设备密码,还能自由进出云间水庄,你的书房,连你的签名都能模仿到连j集团的专人都鉴定不出来的程度……”

签名?

原本裴聿城还只是有些怀疑,现在,已经完肯定了。

上次因为事出紧急,他没能顾虑太多,直接使用了林烟的身体办公,原本他以为方才林烟的意识是沉睡的状态,现在看来,似乎不是。

林烟肯定得知了自己那天做的事情,但是她没有怀疑到他身上,而是……往另一个奇怪的方向猜测了……

她以为什么?

以为他身边有一个与他关系非比寻常的女人存在,是那个女人控制了她的身体。

而自己,却故意瞒着她有这么一个“红颜知己”存在?

裴聿城:“……”

若是不告诉她真相,她怕是一直要误会下去,但是,如果说出真相……

生平第一次,裴聿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这件事……要如何解释……